藥品毒品 怎麼區分

【聯合報╱記者陳惠惠】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五月十日

毒品及管制藥品究竟如何區別,常搞得民眾「霧煞煞」,簡單來說,基於醫療需要,由醫師開立處方合法使用的就是管制藥品,相反地,非法濫用的就稱為毒品。

在國內,依成癮性、濫用性及社會危害性,毒品及管制藥品都分成四級,以第一級為最高。

其中,除了列為第四級管制藥品的Mifepristone(即俗稱的RU486)、Clobenzorex未列入毒品外,PMMA 在管制藥品為第二級、毒品列為第三級,以及Hydroxylimine(鹽酸羥亞胺)只列為第四級毒品先驅原料外,其他毒品、管制藥品的級別、品項都相同。

在管理上,列為第一級到第三級的管制藥品,除了處方醫師應該要有管制藥品使用執照,藥師調劑時,也必須使用管制藥品的專用處方箋。

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蔡維禎舉例,俗稱搖頭丸或快樂丸的MDMA,最早其實是德國藥廠生產的一種強力食欲抑制劑,因低劑量的MDMA能讓人鎮靜,也曾被心理治療者用以協助個案放鬆,進入療程的輔助劑。

不過,到了1980年代,MDMA不只在美國酒吧等場所販賣,後來還出現在英國的俱樂部及酒吧裡,中毒及死亡案例增加。由於MDMA具成癮性,許多國家開始管制,在台灣則列為第二級管制藥品。

合成鴉片 用來治療海洛因癮

因為海洛因成癮者共同針頭情況嚴重,不只多數成癮者有B肝帶原問題,連愛滋病毒也在共同針頭情況下蔓延開來。

國內前幾年推出替代療法,即用合成鴉片類製劑美沙冬(Met adone)、丁基原啡因(Buprenorphine),取代海洛因。

跟海洛因一樣,這兩種藥物都是鴉片類麻醉藥品,美沙冬在國內屬於第二級管制藥品,丁基原啡因則為第三級管制藥品。也因為如此,有人認為,所謂的替代療法,講白了,就是「以毒替毒」。

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蔡維禎說,這兩種藥物都是作用在腦內的類鴉片受體上,只不過是以長效、成癮性較低的藥物取代短效、成癮性高的海洛因。不過,此療法只適用於海洛因成癮者,對其他毒品無效。

蔡維禎說,美沙冬進入體內,會與受體卡得緊緊的,美沙冬也會讓人產生欣快感,卻不像海洛因那般強烈,沒吃美沙冬,身體的不適感也比海洛因來得低,不過,因美沙冬還是有成癮性及毒性,效果較不理想。

另外,使用美沙冬也不是毫無風險的,若成癮者喝了美沙冬,在沒扣除美沙冬的量的情況下,施打跟過去一樣的海洛因,下場可能是暴斃死亡。

相較之下,丁基原啡因則跟受體的結合度就不若美沙冬,蔡維禎說,這正是丁基原啡因的優勢,「雖然占著毛坑,卻不太拉屎」,它所產生的欣快感比美沙冬低,藥效退了,也比較不會那麼不舒服,但價格比美沙冬昂貴。


操控大腦 偽造快樂 毒癮易犯難戒

藝人大炳三度吸毒被逮,第一次,他聲淚俱下,央求社會給他機會,第三次,大炳不再懇求原諒,還要大家不要再相信他。外界無法理解,大炳發誓後,為何抵擋不住誘惑?

對於經常面對毒癮患者的醫師,大炳深陷成癮泥沼無法自拔並非特例,而這種「想戒卻戒不掉」的狀態,就是所謂的成癮。

煙酒賭、網路 都是癮

「成癮是無所不在的現象。」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院長陳喬琪說,明知抽菸有害健康,仍忍不住想抽;賭到傾家蕩產、遭黑道追殺,仍在所不惜,不只有賭癮、菸癮、酒癮、網路成癮等,就連權力欲望,也是一種癮。

成癮不只是一種心理現象,還有生理基礎。在中樞神經系統裡,負責調控喜怒哀樂的主要是中腦邊緣系統(mesolimbic system),毒癮的產生,跟中腦邊緣系統的多巴胺釋放增加,有密切關係。


藝人大炳和蕭淑慎,都曾多次被警方查到使用毒品,他們前兩次被逮時,都曾表示要改過自新不再碰毒,結果都破功,那是因吸毒者都太低估毒品對大腦的控制程度。聯合報資料照片。

這些五顏六色的藥丸,看似可愛,其實是包藏禍心的快樂丸。圖/管制藥品管理局提供

釋放多巴胺 毒品讓你high

多巴胺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扮演著大腦愉悅信息傳遞者的角色。不管是嗎啡、海洛因、古柯鹼、安非他命、酒精或是尼古丁,都能增加中腦邊緣系統多巴胺釋放量,量愈多,快感也愈強烈。

所謂邊緣系統,位於中腦腹側被蓋區,這區域富含多巴胺及血清素神經原。

像古柯鹼、安非他命這類中樞神經興奮劑,主要是直接刺激腹側被蓋區的多巴胺神經元;中樞神經抑制劑如嗎啡、海洛英,則是與類鴉片受體結合後,增加多巴胺釋放量,進而產生愉悅感。

心理、生理 都會成癮

如何判斷是否成癮?國衛院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精神醫學與藥物濫用研究組主任陳嘉祥指出,成癮可分成身體、心理成癮。判斷身體成癮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一旦停止使用,就會出現身體不適,即所謂的戒斷症狀。而心理成癮,則是會渴望再用,一再想重複感受那種快感。有些人甚至會因為心理成癮,出現身體上的戒斷症狀。

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蔡維禎說,一旦大腦認定有毒品才是「正常」時,沒了毒品,大腦的神經信息傳遞作用會再度失衡,就會出現失眠、焦慮不安、全身起雞皮疙瘩,甚至會出現痛到在地上打滾等難熬的「戒斷症狀」,嚴重時痛不欲生。

快感烙印腦海 毒癮難戒

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楊振昌說,鴉片類藥物可以止痛,但是停用後,痛覺接受器會特別敏感,一點點小疼痛也可能被放大到難以忍受。


圖中是無色帶點鹹味、俗稱迷姦藥的液態GHB,GHB與酒精同樣都是中樞神經抑制劑,只要幾分鐘便能讓人失去控制,忘記發生的事或失去意識。圖/管制藥品管理局提供

毒癮難戒,除了戒斷症狀讓成癮者「撐」不下去,為逃避或降低戒斷時所產生的痛苦,繼續使用毒品,最難醫的恐怕還是心理成癮。使用毒品後的欣快感,會烙印大腦裡,想要一再重複那種快感。

容不容易成癮,也和個人體質有關。陳嘉祥說,有人從工作、看電視、吃東西就可得到快感,有些人需要更強烈的刺激才能獲得滿足。

有效劑量 稍過量就致死

至於毒癮所以成為社會問題,除了難戒除,毒品還會產生「耐受性」,為了得到跟剛開始的相同效果,必須要增加使用量,危險的是,像另類搖頭丸PMMA這類毒品,有效劑量與致死劑量非常接近,一不小心就會喪命。

同樣是毒品,楊振昌說,有些毒品使用後會產生較強烈的心理依賴現象,生理戒斷症狀反而較不明顯,像大麻、古柯鹼、安非他命的生理戒斷症狀就不像海洛因、安眠藥那麼嚴重。

儘管如此,陳喬琪指出,甲基安非他命最可怕的副作用就是引起精神疾病,通常發生在大量使用或長期慢性上癮者身上,尤其是長期使用後,欣快感會逐漸消失,精神疾病症狀則會慢慢強化,最常見的就是被害妄想及聽幻覺,這就是俗稱的「安非他命精神病」。

要命喵喵 已有國家列為毒品

在歐洲導致多人死亡的新興毒品Mephedrone(俗稱喵喵),在國內也傳17歲女少疑似使用後暴斃於汽車旅館浴缸裡。由於這成分實在太新了,在台灣,法務部月底才會討論是否納入毒品。

毒品不斷推陳出新,主要是毒梟為了躲避警方查緝,改變部分化學結構,好鑽出列管範圍。

衛生署前一陣子從航警局查獲的一批走私進口藥物裡,首度檢出喵喵,其中,錠劑、膠囊形式都有。由於在國外已造成多起死亡案例,英、德及瑞典等國已列非法藥物。

喵喵最初是在中國大陸製造,以肥料名義輸往歐洲、澳洲及紐西蘭等國家,因為成分實在太新了,衛生署目前只掌握它的結構跟安非他命類似,使用後也跟安非他命、搖頭丸相似,會有欣快、興奮感。

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科長鄭進峰說,Mephedrone不具醫療用途,根據研究報告,使用後會導致嚴重血管收縮、心臟病發作、心律不整、焦慮、妄想、痙攣等副作用。此成分作用時間短,使用者會不斷追加劑量,可能因此喪命。

在英國,一名女孩吃了一顆混有K他命與喵喵藥物,數小時後身亡;另一名男性則是出現幻覺,覺得有蟲子在身上爬,不斷啃咬他,最後竟把自己的睪丸扯了下來。


必學單字

  1. 多巴胺(dopamine)
  2. 戒斷症狀 (withdrawal symptoms)
  3. 管制藥品 (Controlled Drugs)
  4. 成癮(addiction)
  5. 美沙冬(Methadone)
  6. 海洛因(heroin)

延伸閱讀

  1. 《成不成癮,大有問題》陳喬琪著/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
  2. 《挑戰成癮觀點:減害治療模式》謝菊英、蔡春美、管少彬譯/張老師文化出版
  3. 《藥物濫用和成癮縱談》管林初編著/上海教育出版社
  4. 《上癮五百年》薛絢譯/立緒出版社